昔日硝烟和炮声早已远去但炮击金门这一历史事件的战术影响永恒镌刻于史册。  昔日硝烟和炮声早已远去但炮击金门这一历史事件的战术影响永恒镌刻于史册。尤其值得铭记的是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军事家运筹帷幄以中美战术关系和国际局面为“棋盘”以金门诸岛为“棋眼”以战术摸底、战术震慑、战术牵制为“棋路”掌控战场节奏、撬动中美关系、赢得台海自动体现了精良精妙的战术运筹水平。

  
  既讲战术性也讲策略性。炮击金门对美蒋集团可谓当头一棒。金门诸岛虽小却是美蒋封锁遏制大陆的桥头堡是两大阵营军事对抗的最前沿。在炮击金门发生前美国不仅与台湾签署所谓共同防御条约还大肆武装国民党军队一心图谋制造“两个中国”。毛泽东作出炮击金门的决策正是为打破美国人的战术妄想。为达到出其不意的目的毛泽东特意把炮击金门的时间从预定的7月25日推迟到8月23日其间会见来访的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引发国际舆论的各种猜测联想。

  1958年7月前参战的解放军炮兵部队分布在福建内地接到命令后各炮兵部队迅速集合冒着台风、暴雨、山洪等危险克服道路塌方、桥梁冲毁等困难趁夜向厦门、莲河开进。

  从东海舰队调来的鱼雷快艇大队以“陆上行舟”的方式乘火车隐藏入闽随车指战员一律着陆军军装。炮击金门起首时为避免展示我军作战企图指挥部要求所有火炮一律不准试射以精密法决定射击诸元以达到奇袭效果。在这些努力下美蒋对解放军炮击金门毫无准备甚至在炮击起首后一段时间还认为炮击是解放军登陆金马、解放台湾的前奏。炮击金门使美国展示了战术底牌。

  原本对台同意满满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表示:“美国不打算直截了当在军事上介入金、马事件但可以向台湾提供导弹和登陆艇并准备承担台湾防务这样台湾可以无后顾之忧地全力投入对金门的防务。”美国第7舰队在为国民党军舰护航期间面对解放军猛烈火力不仅一炮未发还掉头逃跑死活不进料罗湾。
  解放军炮击金门如一是抑制的、精准的。毛泽东在8月18日写给彭德怀的信中就明确指示:准备打金门直截了当对蒋间接对美。

  我军断然贯彻毛泽东的指导方针以有板有眼、有据、有节的斗争方式精打、巧打炮兵猛烈炮击敌指挥机构、炮兵阵地、雷达阵地、料罗湾的国民党军舰;海、空军严重担负协助封锁和防卫作战任务不实施登陆作战。大规模炮击金门后毛泽东又提出“只打蒋舰、不打美舰”“打打停停、半打半停”“边打边谈、以打促谈”“打而不登、封而不死”等具体策略并要求前线指挥员严格履行纪律断然遵从指挥要打就打要停就停绝不许各行其是、擅作主张。

  可以说炮击金门的每一步行动计划、每一次决策指示、每一个关键环节都体现了战术性与策略性的高度统一。
  既打军事仗也打政治仗。炮击金门先后经历周密封锁、持续打击、打打停停3个阶段既有军事上大规模炮击又有政治上、外交上对外声明和宣示;既是一场军事行动又是一场政治斗争和外交斗争。周密封锁阶段我军对大小金门进行全纵深火力打击迫使国民党守军转入地下有用震慑美蒋侵扰我沿海地区的企图。

  持续打击阶段针对美国以护航名义军事入侵中国领海领空以炮兵火力对金门岛发起封锁作战有力挫伤美军嚣张气焰并及时变大规模炮击为零星炮击使金门守军陷入困境。打打停停阶段根据美国对金、马问题政策调整采用“打打停停、半打半停”的斗争策略对金门岛进行灵活的象征性炮击遏制了美国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
  炮击金门行动中毛泽东领导我军灵活运用斗争策略坚持有板有眼、有利、有节的斗争方针如一掌握斗争自动权每一步都体现军事斗争与政治、外交斗争的紧密配合军事上的打与停、大打与小打、不同时间和不同情况下的打击目标特意是每次炮火打击的规模、数量、效果等各不相同都体现着巧妙的指挥艺术。

  正是在这种战与和、慑与谈、打与停的精妙运筹中炮击金门如同一道历史分水岭极大转变了东南沿海敌扰我防的局面更迫使美国放弃军事上掌控台湾、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不得不恢复中美大使级谈判。
  既有硬摧毁也有软杀伤。炮击金门很大程度上是一场以巨大火力为基础的战术威慑行动确切捉住金门诸岛面积较小、距离大陆较近的特点有用旁敲侧击解放军炮兵的巨大火力优势。

  炮击起首当天我军集合6万余人。
  与武力打击紧密配合我军还及时采取心理攻势。毛泽东亲笔起草撰写、以国防部长彭德怀名义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告台湾同胞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再告台湾同胞书》。

炮击金门:精妙运筹改变战术局面

我军在厦门、大磴、黄岐半岛等地建立有线广播站总功率达到3万瓦共带动240多个巨型扩音喇叭有用音程达6~10公里大金门东半岛30%的区域、小金门50%的区域均能听到广播。

  我军还正式组建福建前线广播电台使用闽南语和普通话对台进行广播。

炮击金门:精妙运筹改变战术局面

这些软杀伤与前线炮兵打打停停、半打半停的节奏巧妙结合在一起有力宣传了我党我军的政策主张狠狠揭穿了美国企图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迅速有用地将军事打击效果转化为心理威慑攻势。
  (作者系空降兵训练基地教研部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