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不好卖。”这是苹果产区人们的普遍忧愁。可是在陕西省延安市洛川县城东南50公里的甘草峁村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害怕不好卖。”这是苹果产区人们的普遍忧愁。可是在陕西省延安市洛川县城东南50公里的甘草峁村却是另外一番景象。近日在该村董聂辉家的窑洞里宋建军、董明明、赵福明等12位果农与技术专家漫谈时痛快地聊起自家的苹果园不套袋脸上全是轻松和喜悦。

  
  一个“光果村”的诞生
  七年前村里来了一个叫王文军的四川果商。

  他发起和呼吁当地果农实施免袋果生产王文军不仅答应所有免袋果由他全部收购而且还给愿意加入的农户预支2万元定金。2013年这个村免袋果生产添补到四户其中就有董聂辉。

  此后愿意加入不套袋的农户逐年添补截至2018年全村还在套袋的只剩下两户。
  七个年头果子年年都能卖得动吗?据村民说甘草峁20来户100口人300来亩苹果树每年70~100万斤不套袋的商品光果这七年从未滞销就连高次下捡果也都按质论价变成钱。

  期间维系果农和果商利益关系的规则是:“光果全收每斤价格低于当地套袋果市场价5~6角钱。”
  价格不比套袋果村民能接受吗?在多数人的眼中优生区生产光果得不偿失。但在甘草峁他们有两种算账法。一种是按个论斤算买一个袋子4分钱套一个袋子6分钱摘一个袋子6分钱一个果子要花1角6分钱考虑到20%的损耗实际要花掉2角钱1斤三个果子就是6角钱。

  村民说:“由套袋到不套袋生产期间每斤少花6角钱售卖期少卖6角钱一回事但省事多了。”另一种是按袋论亩算一个成龄的果园1亩地套1万袋起码要投入1600元由套袋到不套袋起码撙节1600元实际收益却未减少村民说“这样也划算”。
  以往果农套袋和摘袋全靠人工操作费时费力原由雇工难寻这给果农带来了不小的困扰。如今果商给不套袋的果子出的价格合理有了这一笔“清楚账”甘草峁的村民大都欣然接受了。

  
  “这个地方生产的苹果并非有多出众可就是这样的果子四川客吃不饱还有广东客来抢食这令我们既痛快又带来思考。”在漫谈中一家前来推广免套袋生物技术的公司负责人指出“苹果投资费用逐年攀升就优生区而言每亩果园物质投入和物化劳动投入多达六七千元除去成本后果农的收入有限。甘草峁村村民就是通过摆脱套袋之困走上了降本增效的果业致富之路。

  ”